365bet盘口
您现在的位置:锡林浩特第六中学 >> 《锡林浩特六中报》>> 正文内容

乡愁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4日 点击数: 字体:

乡愁总是在不经意间流露,或是一个清冷的夜晚,或是喧嚣的街头,你总会想起那个地方,让你从彻夜难眠,让你更深爱着家乡。

在锡林郭勒草原的深处,孤立着一座一百来户人的边陲小镇,小镇东南方的红砖小屋,那就是我家。自我懂事以来,我眼中的世界就是这小屋和无边的草原,每到傍晚,我就坐在门口的台阶上,就着虫鸣,闻着花香,欣赏夕阳。

夏天的傍晚,光影中的草原编织出美丽的画卷。太阳收起耀眼的光辉,在晚云中发出柔和的美。天似穹庐,笼盖四野,无边的绿色从地平线一直铺展到我的脚下,风吹草低,草野映着夕阳的光,像一片波动的麦浪,那几个黑点,是零星的牛羊。几条小路稀稀落落地躺在绿毯上,少见来往的车辆。

一次,我和父母去小镇上看望奶奶,要我和奶奶住几天。虽然我哭闹着要回家,奶奶的糖果让我笑逐颜开,父母也安心地回家了。

傍晚总是照常到来。我爬到炕边的窗前,看着阳光落到土色的院墙上,暗淡的反光让我很是难受。我又跑到院子里,望向西方的天空,青泥的屋檐让我看不到太阳,惨淡的几片火烧云,散发着不属于自己的光。草原上的天空是高远的,而院子上这四角的天空让我有种撞破它的冲动。小镇上熙熙攘攘,我坐到门边的石墩上,无聊地玩着蚂蚁,听不到虫鸣,看不到夕阳和草原,幼小的心灵像被丢进笼子中,束缚着我、禁锢着我,让我平生第一次品尝了压抑和寂寞。几天后,父亲接我回家,归途漫漫。车窗外,迷人的绿色推着青泥砖瓦的小镇向后移,久违的感觉涌上心头,满心的阴郁渐渐消散,这返璞归美的感觉真好。我向车窗外远眺,喃喃道:“草原比镇上好多了,看着让人心宽。”父亲开着车,笑着看了我一下,“到底是草原生的娃娃呀!”一到家,我就坐到门口的台阶上。傍晚仍然,夕阳依旧,只是火烧云变了模样。

2006年,我六岁,父母带着我和爷爷奶奶到市里读书。那天,我们行驶在夜路上,微风,草瑟瑟,无云无月,满天星光映出路的轮廓,这尽头,是怎样的世界啊?

一夜车程,我们进了市里,入住了一幢四层小楼,父母住了一个月就离开了,家里事情繁忙,又没有时间。离开的那天下午,我哭了很长时间,父母不停地安慰我,说很快就回来。但我知道,我离那片草原越来越远了,父母也要远离我了。我不再哭泣,我说服了自己。夕阳下,父母准备出发,对我千叮万嘱,我和他们抱了一下,他们上了车,渐渐地,消失在路的尽头。爷爷牵着我的手,坐在路边的石椅上,奶奶一边安慰我,一边塞了两块糖在我手里,我也没有像小时候一样笑起来。

当夕阳照到我身上,我才发现傍晚如期而至。天空并不是湛蓝的,带着一点凄凉的白色。太阳被远处的高楼的边角切开,像被硬生生地钉在天上一般,光从对面工厂的烟尘中透过来,时暗,时亮。柏油路和街区之间只夹着狭窄的土地,种着几棵树,树下是枯花,杂草。终于,我又哭出了声,对家乡的思念让我难以控制感情,陌生的太阳让我感到无比的恐惧和孤独。爷爷把我背回家,我无力地躺在床上,昏黄的路灯照在房间的墙上,沉沉入睡,长夜漫漫,草原上的小屋和太阳在梦中浮现。

此后,我在市里读了近十年的书,学业的繁重和对新生活的适兴,让我成为了一个城市人,也渐渐忽略了故乡的消息。我结交了许多朋友,听他们的故事。朋友们说我很开朗,但有时也一言不发,好像心里有个漏洞,时不时带走我的记忆。

上了高中,每天晚自习上到九点。那天,我照常骑车走在回家的路上,新修的道路两旁没有灯,早春,微风拂面,没有月亮的天空挂满星辰,但并不亮。那一瞬间,脑海中的一幅画面浮现出来,我离开草原的那一夜不就是这样吗?

那天夜里,我躺在床上。任凭自己沉浸于儿时的记忆中。记忆的碎片渐渐拼接,那柔美的太阳,那片一碧万里的草原,还有那不愿离开家的小孩,如今却背井离乡多年。关了灯,渐渐地,我在黑暗中看到了绿色,那是草原,小屋在夕阳下拖着长长的影子,那个小孩,是我吧!一切又渐渐消失,又是一片黑暗,最后,眼泪顺着脸颊滚下,直到抽泣,像个孩子,就像我第一次来到这个城市的傍晚。我这才发现,我离开家太久太久了。游子的心累了,家,你好远啊!

夜渐深,我昏昏入睡,一夜归乡梦,泪尽枕沾湿。

?

教师点评:此文语言清新而意味隽永,充满草原儿女对草原的依恋之情,高一学生却写出了中年人才有的况味,其中游子漂泊的乡愁充盈文字间,更能引发对留守、对草原环境保护的深深思考。

[打印文章] [添加收藏]
更多
上一篇:围城[ 06-14 ]
下一篇:长安[ 06-14 ]